46年前失去右手,他凭借左手成为第一代万元户

46年前失去右手,他凭借左手成为第一代万元户
大洋网讯 46年前的一次事故,对未来满怀憧憬的冯景云不幸失去右手。剩下一只手的生活该如何继续?他又是如何成为当地第一代个体户、第一代万元户,第一代家有彩电、用上煤气的人? 日前,记者来到白云区钟落潭镇竹一村,听冯景云讲述他自强不息、自力更生的工匠人生。 冯景云依旧采用传统技法雕刻印章 操作不慎痛失右手 苦练左手养家糊口 从竹一村转入安庆路,一座普通的三层小楼出现在眼前。三楼阳台外立面上的繁体隶书“景云楼”三个字,使这幢自建民宅有些与众不同。这三个字是在1993年,冯景云用左手为自家楼房亲笔题写的。 “我现在做梦都能梦到1973年3月15日发生的事情。”冯景云回忆,“当时家里穷,晚上加班干活才有饭吃”。当日凌晨12点多,他把最后一把麦穗放进电动脱粒机脱粒时,发现机器被麦秆之类的东西塞住,不动了。“当时安全意识比较薄弱,我直接用右手去推,结果右手一下子就被卷进去了”,随后,冯景云被救护车送往医院急救。 那一年,冯景云刚满20岁,“生活中的一切都要重新学习,仅仅是用左手拿筷子夹菜、吃饭,就学了一个多星期”。家境贫困,为了赚钱糊口,冯景云曾经剪过兔毛,手受伤后还养过鸡,“那时候人很消沉,也很迷茫,但生活还要继续,只有劳动才不会饿死。”冯景云说。 后来,岭南画派大师冯曼硕因某些原因被遣送回竹料老家,有时也会来家里与冯景云的爷爷聊天。“大师画画时,我就在旁边‘偷师’,还把他扔进垃圾桶的废品画作捡回去模仿学习,希望学点技术谋生。”冯景云说,大师见他如此勤奋好学,也不时指点一二。 经过日复一日的练习,冯景云终于能用左手画画了,他就坐车到广州市中心街头摆摊卖画。“一两元一幅,不给钱给粮票也行”,冯景云感叹,“后来越来越不好卖了,往往一天下来,卖画所得连吃饭、路费都不够”,他只得放弃这门营生。 由于当时生产队还没有分田到户,印章是每家每户的生活必需品,大家担稻谷、挑花生、收工资等时候,户主都要盖上私章。于是,村里人开的刻章摊档生意兴隆。“我爷爷、爸爸的书法远近有名,他们每年都写挥春来卖,我自己也有书法底子,如果我刻印章,一定会比同乡强。”受此启发,放下画笔的冯景云又拿起刻刀,学习左手雕刻印章。 冯景云的雕刻工具 左手握刀磨出厚茧 锅里端烫菜没感觉 单手生活已经比健全人艰难,就更别提刻章了。冯景云请人用荔枝木做了一个木座,将章坯材料放进木座内以便固定;自己买来白钢刀,用单手打磨、切割,打制出斜口刻刀、平口刻刀等一整套刻章刀具,皆因“自制的才用得顺手”。 冯景云只有小学文化,但他酷爱阅读。为了把字刻得准确无误,他大量阅读语文类书籍,不时翻查篆刻字典、《说文解字》,看看字的出处,甲骨文等各种字体的演变及注释,一个字一个字地学习积累。 冯景云查阅字体 经年累月的刻苦练习,冯景云刻章名气渐起。他不仅拿到了市的营业执照,20世纪80年代,还参加了公安部门组织的相关考试,取得当时白云区郊区第二名的优异成绩,获得公安机关颁发的特种行业许可证,从此包揽了当时大郊区企事业单位和私人印章的雕刻生意。 冯景云曾经获得白云工匠奖项 冯景云回忆,生意最兴隆的时候是20世纪80年代:“那时候亲戚、朋友来当徒弟,五个人一字排开刻章,我负责刻字,其他人负责铲深,磨平底部,每天从早干到晚。”冯景云说,“当时打份普通的工一个月才100多块钱收入,我最厉害的徒弟一个月能赚3000多元”。长年紧握刻刀的左手磨出了厚厚的老茧,“从锅里端出刚刚蒸好的菜,手完全感觉不到烫。”冯景云说。 冯景云刻的印章 作为当地第一代个体户,冯景云凭着自己过硬的手艺,不仅养活了一大家八口人,还成为当地第一代万元户,第一批看上彩电、用上煤气的人。不少住得较远的散客都慕名而来,请冯景云刻章。2017年5月,冯景云还被白云区总工会授予“白云工匠”的称号。 跟潮流“玩”电脑刻章 守传统手工刻无止境 冯景云家的一楼,既是工作室也是会客室,墙上挂着朋友送的字画,还有自己左手书写的一幅书法:“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”。冯景云说他特别喜欢这几个字,“既是激励自己,也是鼓舞家人”。 近20年来,随着电脑刻章技术的普及,手工刻章逐渐没落,电脑刻章店也是随处可见,刻章效率大大提高。冯景云紧跟潮流,在上世纪90年代末买回第一台电脑,并几次更新换代,他的妻子也成为电脑刻章的主力帮手。 冯景云也使用现代的电脑激光雕刻 “无字(书法)不成画,无章不成字。”冯景云说,手工刻章的生意越来越少,但是不会消失,“附近不少书画爱好者、书画家一直帮衬我,他们只用手工刻章,篆书、隶书等书法字体的特殊材质艺术印章,电脑是替代不了的”。 一张陈旧的木桌,小台灯的光线柔和,荔枝木木座早已被磨得乌亮光滑。戴着350度老花镜的冯景云专注地低着头,右臂扶着一方寿山石,左手执着雕刻刀,刻意将章的外圈磨花,“做出不光滑的效果,这样看起来才更加自然”。 冯景云的工具台 对于这门手艺能否后继有人,冯景云并没有指望太多,“年轻人都有自己的想法”,他选择继续坚守传统,“追求艺术是无止境的,尤其是艺术刻章,需要苦心、恒心、耐心,我会一直雕刻到做不动为止”,冯景云笑言。 文/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汤南 通讯员曾结嫦 图/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李波、苏韵桦 视频/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李波、苏韵桦、汤南 [ 编辑: 何雯飔 ]